巧克力征服歐洲

可可在西班牙

沒有人能確定可可是在何時傳到西班牙來的。許多書與資料都將此事歸功於科爾特茲 (Hernan Cortes),認為是他將可可引進到西班牙的,他可能有第一次機會應該是在1519年,這時他尚未見過阿茲特克的首都特諾奇特蘭。他從在維拉庫斯 (Veracruz)岸邊住紮的總營區,派遣了一艘船載滿從中美洲掠奪的第五批戰利品回航西班牙,即所謂屬於皇室的第五批寶物。關於這批貨物,歷史學家有相當多的詳細資料,但是就沒有提到什麼可可。

第二個可能的機會則是在1528年,科爾特茲一心一意地期待著自己的偉大功勳能得到皇室地表揚和餽贈,來到了查爾斯五世 (現稱為神聖羅馬帝國)的宮廷中,科爾特茲隨行帶來了墨西哥的金銀財寶,有許多羽毛、毛皮斗篷、扇子等,同時也搬回了一座動物園:有豹、信天翁、負鼠等,然而卻沒有提到可可。科爾特茲最終的確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爵位,並且受封墨西哥地區的領主,但並非因為他把巧克力介紹到皇室。

第一份有關巧克力第一次出現在西班牙 (也是第一次出現在歐洲)的資料證據,是來自於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事實上應該是與馬雅人有關,然而他們所扮演的角色卻常常被遺忘。瓜地馬拉的凱克奇馬雅人 (Kekchi Maya)住在阿爾泰維拉帕茲 (Alta Verapaz),這裡有高聳入雲的美麗森林與產物富饒的山谷,西班牙人稱此地為Verapaz (真正和平之地),因為這裡就是由卡薩斯 (Bartolome de las Casas)所領導的聖多明尼克教士,開始實驗以愛心與善意感化這裡的凱克奇馬雅人的地區。而在1544年,聖多明尼克教士帶了一團馬雅貴族人士去拜訪西班牙的菲力浦王諸,目的是去答謝他的寬宏大量,他們自家園帶來的禮物清單中,最貴重的 (對他們而言)是2000根長尾鳥羽毛,另外還有一些陶器與上過漆的葫蘆容器,以及一些植物製品,包括多種辣椒、豆類、玉米、楓香樹脂及焚香。他同時也帶來了打擊巧克力的容器,這應該就是巧克力第一次登上舊大陸的處女秀。

而巧克力真正運送則有賴於中美洲各大修道院與西班牙祖國之間的往來交通,就算真的是這樣,跨海的可可貿易開始的相當晚,因為直到1585年第一批可可豆才從維拉庫斯欸運送到塞維利亞。

巧克力在法國

第一個說法 (比較受到食物作家的歡迎)是,它由一位奧地利的安妮公主帶進來的。她是西班牙菲力浦三世與奧地利瑪格麗特所生的女兒,她從小就被指腹為婚,經歷了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後來又因被人誣陷,使她在宮廷中的影響力被降到最低。其中的確有許多相當精采的故事情結,但不幸的是,這當中並沒有提到任何有力的證據,可以清楚的告訴我們,巧克力是由這位命運坎坷的女士帶到法國宮廷中的。

根據第二種說法,巧克力可能是西班牙修士寄給在法國修士的禮物,這樣的說法不無可能,但同樣的這只是推測。

最後一種說法起碼還有文獻證據,同時歷史學家知道巧克力在當時極有可能是以一種藥品的身分進入法國,就更加提高了第三種說法的可信度。以下就是佐證資料。阿岡 (Bonaventure d’Argonne)在他1713年所出版的《歷史與文學之結合》 (Melanges d’Histoire et de Litterature)當中,提出以下說法:

我們知道布蘭卡丘主教寫了一篇有關巧克力的論文,但也許我們有所不知的是,里昂 (Lyon)的教主雷榭留才是在法國第一個使用此藥的人。我從他的一位僕人那裡聽說,主教引用此藥來減輕他抑鬱症發作時的幻覺,而他是從一群把此物帶到法國的西班牙修士之處,秘密取得了這個秘方。

巧克力與英國人

英國人與巧克力第一次接觸似乎是透過海盜與探險家,他們已西班牙的商船為目標,並且在整個16世紀下半橫行於西班牙各大港口。他們對這種陌生的苦澀豆子並沒有興趣,他們甚至不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在1579年,一群英國海盜就將整船的可可豆付之一炬,以為那只是一堆羊屎罷了。

可可終於出現在英人吉拉得 (John Gerard) 1633年出版的《植物的藥用或一般歷史》(Herbal or Gerneral History of Plants)一書中,根據這位學者的認知,他稱它為”Cacao”的東西,是一種果實,「這種果實廣為美洲各地所知」,而且他也知道,在某些地方可可被當做貨幣使用,為極受歡迎的飲料,但果實是苦澀而難以入口的。

在1659年,法國路易十四把巧克力獨家販賣專利賜給夏路 (Daniel Chaliou),顯示法國是極度中央集權,壟斷各種資源分配。而同一年,在英國你只要付錢,誰都可以喝巧克力。

遠至歐洲以外的地區

巧克力就是這麼從中美洲長途跋涉到了西班牙和歐洲其他國家。然而,巧克力卻一直位能在比較喜好咖啡的近東地區佔上一席之地。而巧克力也未從征服過印度、東南亞或遠東地區 (篤信天主教的菲律賓除外)。葡萄牙商人與耶穌會教士在他們往東的旅程中,都曾帶著巧克力同行,但是這裡的原住民對此則都不感興趣。1993年,企圖挑戰中國飲食習慣的史威普 (Cadbury Schweppes),在北京附近與人合作興建了一座巧克力工廠,然而新聞雜誌後來就報導了令人沮喪的結果,嗜吃巧克力的英國人每吃1000支巧克力棒,中國人才吃1支而已!

巧克力唯一登陸成功的亞洲國家就只有菲律賓而已,西班牙人在1543年佔領了菲律賓,直到1898年又為美國併吞。在當時,所謂完美的一餐,在桌上是少不了巧克力的。當然,巧克力最成功征服的就是巴洛克時代的歐洲了。

網站資料都歡迎大家分享與討論!
引用本網站文章請註明:
「資料來源:Funky Chocolate 文章網址:https://funkychocolatetw」
廣告

歐洲與可可的第一次接觸 西元1502年

歐洲人與可可豆,也就是巧克力原料的邂逅,還真該歸功於哥倫布 (Christopher Columbus)。在哥倫布的第四次航行期間,於1502年8月15日,歷史性的這一天,哥倫布的第二個兒子婓迪南 (Ferdinand),眼前忽然出現了兩艘大型的獨木舟,每艘都是由頸上套著繩索的奴隸所划動,這些奴隸都來自於一個叫做麥安 (Maiam)的地方,其實幾乎可以確定那就是馬雅的猶加敦半島。至於婓迪南所形容的獨木舟是這樣的:船的中央有一個用棕櫚樹葉層層疊起做成的遮陰處,「有點像威尼斯的平底輕舟」,下面做著孩童、婦女,還放有貨物。於是他馬上下令截獲此船,對方則沒有抵抗。被他虜獲的這艘船剛好就是馬雅的大型商船,及可能是屬於說丘塔爾-馬雅話 (Chotal-Maya)的蒲敦人所有,婓迪南形容道:
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五榖雜糧,也大致與伊斯帕尼奧拉 (Hispaniola)的人相同 [包括玉米與木薯],另外他們還有一種玉米製成的酒,有點像英國人的啤酒,還有許多杏仁,新西班牙 [墨西哥]人也拿它們當錢幣使用。他們似乎把這些杏仁看的非常珍貴,當他們把這些豆子搬運上岸時,只要有幾顆不小心掉到地上,我看見他們便會急急忙忙地趕快撿拾,就好像是自己的眼睛掉到地上似的。

由於沒有人擔任翻譯,因此這位將軍自然就不知道,這些「杏仁」就是用來製作新大陸最熱門飲料的原料,更不可能知道這些可可豆也當作貨幣。哥倫布從未嘗過巧克力,而他也沒有再碰上這群它朝思暮想的文明人。相反的,它的船對朝錯誤的方向出發,也就是東南方,而到達了現今的巴拿馬西邊,還好他在這裡倒是找到了一些他一心渴盼的黃金。4年後,他在西班牙去世,發掘印地安人豐富寶藏的任務也只好留給他人來完成了。

從1517年侵佔猶加敦,到1519年佔領墨西哥,西班牙人很迅速地學會在這些原住民的社會中,運用可可豆的價值:他們貪婪無到地挖空蒙提祖馬王朝的倉庫,這些「快樂錢幣」 (happy money)在整個殖民時期,也一直都被當成小額貨幣使用。

雖然這些西班牙征服者都能將可可豆視為貨幣,但之後初來乍到中美洲地歐洲人士,一開始卻無法接受巧克力作為一種飲料。然而,西班牙人對巧克力飲料的厭惡感,最終還是有所改變了。這是怎麼發生的呢?一開始,這些征服者除非不得以,是不願碰觸當地食物的。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兩個文化最終還是有了交流與同化,譬如西班牙人漸漸變得食用玉米多過小麥,並且將用那烏亞特爾語命名地植物語動物名稱,納入了西班牙文中。另一方面,長期受到欺壓地當地原住民也向統治他們的外族學會飼養家畜與種植果樹 (但他們仍然排斥食用小麥與雞豆)。不夠富有的西班牙人迫不得已,只好娶當地的女子為妻,而有錢人則將她們納入為妾,所以當時許多殖民地的「西班牙」廚房中,掌廚的婦女往往是阿茲特克人。不久之後,這裡就出現了第一代的西班牙與阿茲特克人的混血兒,然而她們終其一生,都不會有機會踏上其父親在歐洲的家鄉。於是一種有別於兩種母文化,全新的混血文化在此誕生了。也就是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巧克力成了新西班牙殖民社會的食物,最後還傳回了西班牙以及整個歐洲舊大陸。

 

下回待續:巧克力征服歐洲  西元1502年後

網站資料都歡迎大家分享與討論!
引用本網站文章請註明:
「資料來源:Funky Chocolate 文章網址:https://funkychocolatetw」